27日從最高檢獲悉,安徽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倪發科涉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由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後移送山東省東營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近日,東營市人民檢察院已向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東營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倪發科利用其擔任安徽省六安地區行署專員、六安市人民政府市長、中共六安市委書記、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賄賂,同時其家庭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巨大且不能說明來源,依法應當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2013年6月,經中央批准,中央紀委對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立案檢查。經過兩個多月調查,中央紀委查實了倪發科的受賄問題,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賄總額近八成的事實也浮出水面。
  玩物喪志:痴迷玉石達到瘋狂
  倪發科2008年擔任安徽省副省長後,分管國土資源工作,未經組織審批同意,就擔任了省珠寶協會名譽會長,接觸上了玉石,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
  在賞玉、玩玉的需求感和滿足感的驅使下,倪發科不能自已:看電視、看書,玉不離手;穿得多時,脖子上還要戴上一個玉石掛件;每到周末,把喜歡的玉石玉器鋪開,一件一件欣賞;每隔兩周,給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蠟、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擠時間到當地的玉器市場或商場看一看……
  蒼蠅專叮有縫的蛋。安徽首礦大昌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吉立昌等老闆就一次次投其所好,為其買單。倪發科明知玉石價值不菲,卻照收不誤,對好的和田玉更是來者不拒。
  不僅玉石玉器,倪發科對字畫也照收不誤,因為“字畫有一定價值,可以留給下一代”。從上世紀90年代起,他就開始收受字畫並延續到案發前。
  權錢交易:利用權力大肆牟利
  吃人家嘴軟,拿人家手短。倪發科接受了吉立昌、黃某某等老闆送的大量好處後,原則、底線被拋在一邊,利用手中的權力大肆為他們牟利。
  為了吉立昌公司的發展,倪發科放下副省長的“架子”,和其一起跑環評、項目審批手續,為吉立昌實際控制的公司挪用國家下達的保障房用地指標,幫助其以低價購買鐵礦探礦權。
  對另一“信賴的朋友”黃某某,倪發科屢次違規四處打招呼、施加壓力,幫助其更改項目規劃、調整容積率、逃避處罰等,使其從中獲取巨大收益。
  除了收受吉立昌、黃某某的巨額賄賂,倪發科還接受丁某、鄭某等個體老闆給予的支付旅游費用、免費裝修房子等好處。作為回報,倪發科為他們公司的房地產開發等項目濫用權力,當“掮客”拉關係,違規給予政策優惠、落實用地指標,等等。
  迷失方向:他一步步走向歧途
  倪發科1954年出生於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他從下鄉知青、安徽生產建設兵團班長乾起,一步步走上副省長的崗位,用他自己的話說:“走過來不容易。那時有一種理想和信念支配著自己,激發出熱情和激情,為黨和人民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
  倪發科說,自己在副省長任上的前兩年工作還是很積極的,後來感到自己年齡大了,快到點了,提拔沒有希望了,再加上受到一些消極現象的影響,思想隨之發生了變化,將重心從工作轉移到為退下來的生活做準備。“過去幾十年是為別人活的,現在到了該為自己活一把的時候了。”
  “思想上的變化導致我的人生目標追求隨之發生變化,由過去追求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到追求個人享樂、攀比奢靡消費。”倪發科的價值觀變了,人生追求的目標變了,由此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
  同步播報最高檢出台新規:
  舉報人有重大貢獻最高可獎50萬
  最高檢近日印發了新修訂的《人民檢察院舉報工作規定》,對舉報人的各項權利、獎勵措施予以明確。
  新規提高了獎勵上限。首先,將每案獎金數額由“一般不超過十萬元”提高為“一般不超過二十萬元”。對於舉報人有重大貢獻的,經批准,由“可以在十萬元以上給予獎勵,數額不超過二十萬元”提高為“可以在二十萬元以上給予獎勵,最高金額不超過五十萬元”。對於有特別重大貢獻的,經最高檢批准,不受上述數額的限制。
  舉報人死亡、被宣告死亡或者喪失行為能力的,舉報獎勵可以由依法確定的繼承人或者監護人取得。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瘋狂收集玉石 提拔無望為退休“準備”)
創作者介紹

漏水

zs97zsat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